哇好久没登lofter了,原本还想要好好回忆一下密码是什么,笔电十分贴心的记住了密码。可能近期会发一些以前的填词或者短诗吧,做个备份什么的。

-

苏翻了的总裁paro。感谢太太授权给我们。


乐乐一手插袋,一手端起酒杯,下巴微抬看向你:

“hello?”

西装齐整,眼神温柔。

最难过的,应该是没能磕上一个头。


裹着白头巾穿着白裳,臂上是细白布腕上是穿着硬币的黑布条——后来那个黑布条挂在将要下坡自家那一小片山茶林,第一棵的枝蔓上。白布条钉在厅堂两侧的木柱上。

我依着柱子看他们在那侧,有人喊着一叩首,再叩首,三叩首。夜色重重的。

做事的人戴着帽披着袍围着裙,不好笑,一点也不好笑。


那天晚上依旧有很多星星。

我们,孙辈以及重孙辈的我们坐在东侧的空地那儿。

从外地赶回来的堂哥堂姐,还不大明白发生什么的美栓和弟弟。

沉沉的坐着。

三个伯母,妈妈,和姑姑在屋里守着。爸爸他们忙着。

庭院还有一大群,来自同一座主祠多少沾亲带故的人们。

很热闹。

是我见过最全亲戚的一次。


这个寒假,...

-

长大的地方.疯狂的地方.

-

啊咧,其实回家了。

-

【库洛牌系列】雷,擊,盾.  by:十一

 [雷]因为自己的挫刻了两遍,第一遍的时候忘了把边框留下.第二次刻的时候试了大白,大白果然很考线条,觉得自己的线条有点不忍直视.

[击]是最先刻完的那个,那时候正好印台快die了,色块印的不好.顺便体会了一把深刻党.

[盾]…嗯,链条部分很煎熬.用了高细黑,但是印出来的效果也不是很好,或者是我用的卡纸的问题,墨晕开了,觉得链条不甚明显.而且这块夹心刻的时候发现是可揭,时可时不可,刻的很烦躁.

小伙伴们都辛苦了。(*/ \*)

-

因为期末,一个来月没刻章了,15第一章.

平留白被丸刀刨的像狗啃一样,索性直接拿笔刀削掉一层,这才得以入目.今年一定要把印刀曲买来试试...借了舍友彩铅上色,再贴了纸胶带,感觉biubiu的不那么粗略了

--图来自夏达的《哥斯拉不说话》

你却不知道 [全职][脑洞乱入]

#负能量#

#小学生文笔#

#无关人士视角回忆向#

#掺入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#


『你却不知道』


你十八岁生日那天,晚饭后被妈妈拉着坐在沙发里唠叨.小时开口第一句说的是什么,哪次尿裤子哭着从幼儿园回来,怎么得了人生中第一次奖状......说的兴起,找出了书柜上的相册,一页页的翻起来.原先还有些不耐,一看毛没长齐的自己呆愣的模样,扑哧一笑.又翻到那时尚还年轻的父母,默默端详对比了一阵,心内喟叹。想着突然发觉母亲停了下来,顺着视线看去,是在医院的病房里,是挺着肚子的母亲和另一位眉目清秀的怀孕女子.你疑问的眼神一望,母亲笑着解释道,是待产时隔壁床的孕妇,两人性子相近,多有照顾,只是后来出院便失...

1 2 3 4 5 6 7 8

© 无二 | Powered by LOFTER